美联军用白磷弹打击叙利亚 造成平民伤亡

资料图(半岛电视台)

海外网11月21日电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叙利亚当地媒体报道,以美为首的联军使用禁用白磷弹对叙利亚的代尔祖尔省发起攻击,现场有平民伤亡。

据了解,叙利亚当地媒体已多次报道,联军袭击叙利亚各省造成平民死亡,但联军仍继续对其发起攻击。

当地时间17日,叙利亚媒体报道称联军空袭了代尔祖尔省的哈金,造成40名平民死亡。(海外网 魏雪巍)

儿子赖床不肯工作,父亲放火烧床危及十余户居民被公诉

为催促儿子起床上班,上海市民茅龙(化名)竟放火烧床。

  11月2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该检察院日前以涉嫌放火罪对被告人茅龙提起公诉。

  据检察院介绍,2018年4月26日早上,家住上海市青浦区某小区一楼的王先生刚出家门,突然发现邻居家着火了,窗内不时冒出浓烟,他赶紧拨打消防热线和报警电话,并加入了救火队伍中。

  这把火是该房屋的租住人茅龙所放,而放火的原因是儿子赖床。

  原来,茅龙和儿子平时靠开挖掘机赚钱,4月26日7时许,茅龙看到儿子仍在卧室睡觉,而之前已和别人约好6时到工地干活,于是催促儿子赶紧起床去工作。

  茅龙先拉下儿子身上的被子,大声呵斥,儿子却纹丝不动。茅龙有些生气,从外面拿了一把铁揪,佯装要打儿子,对其进行谩骂和吓唬,没想到对方仍继续睡觉。

  茅龙顿时气急败坏,出去拿了一桶柴油回来,威胁儿子如果再不起床便要点火,但仍得不到回应。于是,他向儿子的床上浇了些柴油,并用打火机引燃了床单,儿子见状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

  火苗马上窜了起来,茅龙父子二人赶忙打水来灭火,周边居民也纷纷前帮忙,但火势较大,直至消防队员赶来才将之扑灭。

  经勘查,该房屋内天花板及四周墙壁上均有烟熏痕迹,部分墙面、衣柜、桌椅、电脑等物品均有燃烧痕迹。

  检察官指出,被告人茅龙为泄愤威吓故意放火,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其点燃的床单等为易燃物品,而案发地居民楼内住有十余户居民,放火房间与其他房间相连,从现有情况看,火势不在被告人的控制范围内,若非周边居民和消防队员赶来将火扑灭,火势极有可能进一步蔓延,危害到整个居民楼甚至多栋居民楼中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其故意放火焚烧他人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已构成放火罪。

卧槽周刊:十一回家路,一个人生小修罗场

我在北方工作,家在南方,一年回家两次——十一和过年。

长年在外的漂泊,思家之情自然格外强烈。但是,每次的回家之旅,对我而言,却是一个很大的折磨。

我不喜欢坐飞机,一般都乘坐火车。高铁还好一点,几个小时的车程,相对轻松惬意。但好的东西似乎总轮不上我。尽管我早早地准备抢票,但当我心慌手手抖地挤入12306时,车票早被抢购一空。

高铁没戏,卧铺也少得可怜,就算上面还零零星星地挂着几张票,等到下单时,弹出来的温馨提示依然是“余票不足”。

所以,硬座常常是我唯一选择。火车上连续坐十五六个小时,那痛苦的滋味,真不是开玩笑的。

我经常将坐火车当成一种自我训练——训练我对无聊的承受力,长时间保持同一坐姿的忍耐力,对各种方言、情绪的辨别力,任凭乘务员舌灿莲花、也坚决不在火车上买东西的抵抗力……训练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灌一大壶鸡汤:

平时工作生活节奏太快了,现在终于可以慢下来,静静地思考人生的意义。

我尽量将这一磨人的旅程,诗意化、浪漫化、哲理化。我尽量从拥挤的车厢里、疲惫的身体里、慢如蜗牛的时间里,发现美的存在。我刻意屏蔽肌肉的酸痛和麻木,五脏内附的隐隐不适感,久久漂浮在空气里的泡面的香味,以及越睡越痛苦的无助处境。我不断地提醒自己,比起那些只买到站票的人,我已经幸运太多。

尽管我各种心理暗示,尽管我试图用精神的力量去鏖战肉体的痛苦,但待到下车时,我身体严重透支、精神涣散、头重脚轻、眼皮上下打架。我多么希望,过了马路就能回到家,冲个热水澡,吃两口老妈做的热腾腾的饭菜,然后爬上舒适的大床,美美地睡一觉。

但这从来都只是我的奢望。我接下来的旅程是:继续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赶到汽车站;从汽车站坐一个半小时的大巴,赶到我家所在的县城。再坐上半个小时的公交车,方能赶到我朝思暮想的家。

人的毅力是有限的,旅途的辛劳是无限的。我开始诅咒这漫长的旅途,在公交车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觉得难以忍受。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船,在广阔无垠的海面上漂啊漂,尽管你知道你的方向,也知道目的地之所在,也知道你总会抵达你的目标,但依然深感绝望。

好在这时,睡神拯救了我,我短暂的无意识,击退了无聊的巨浪。当我睁开眼时,我看到了热闹的海岸。

长年漂在海上的船儿,终于到岸了。看到熟悉的炊烟和身影,觉得一路的颠簸和辛劳无比值得。

可惜这样幸福的心情只是短暂的。因为今天,我又要回京务工了。

(媛媛)

国庆加上几天年假,我和几个小伙伴去了趟袋鼠国。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整趟旅程下来,仍感触很深——哪哪都是中国人呐。当然了,虽然出了国也到处能见到中国人的面孔,但比起国内景区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的壮观景象,还是要好很多了。

第一站悉尼,自然得去看下歌剧院了。小伙伴出行前做足了攻略,说旁边有个绝佳位置,可以拍到最好的歌剧院照片。我们屁颠屁颠跑过去,于是有了以下场景——

不好意思,您能不能稍微往边上挪一下,我们在拍照,谢谢。

这个角度再来几张嘛,刚才那个角度光线不太好。

一二三,等等,背景人有点多,等他们拍完了再拍吧。

第二站凯恩斯,最大看点自然是大堡礁了。我们早早来到港口,准备坐船去看大堡礁。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从来没潜过水,等会听不懂指示怎么办,结果完全是多虑了,船上一半雇员是黄色面孔。英文讲解完,马上是中文。当然,船上一半游客也都是黄色面孔。

第三站墨尔本,大洋路自驾两天,我们在Airbnb上订了民宿,中途住了一晚。我们因为车子出了点问题,到达住处时已经挺晚了,结果当我们安顿好,开始做饭、搞烧烤时,旁边传来熟悉的普通话:“嘿,朋友们,待会要不要一块喝点酒?”后来一聊得知,旁边房子是四位中国同胞在住,其中两位在澳洲待了快十年了,有国内的朋友过来,就当地陪了。

去跳伞那天更夸张,一巴士的人,全是黄色面孔,除了几位思密达,都是中国人。虽然没有会讲中文的工作人员,但各种指示都配有中文,教学视频也都有中文字幕。

整个七八天的行程中,机场、商场、知名景点,都能看到中文标识。即使你一句英语不会,也不会太狼狈。同行的小伙伴开玩笑说,这哪是出国玩,分明就是国内游嘛。不过想想也挺无奈的,毕竟咱们一年就两个长假,春节大部分得回家,国庆不出游还待何时?

不过,看看银行卡余额,再看看花呗账单,还是挺心疼的。好在明天就可以继续搬砖了。